咸味包子

医学狗绝赞修罗中,嚼得菜根,做得大死,爱好搞事

先心疼一波运营,大家都不容易(抱头痛哭)
感觉自己老了,跟不上潮流了,混不起二次元了(笑)

在凹凸世界里玩FGO

※凹凸和FGO混合的段子

※很多私设

※私心标个瑞嘉

※Master第一人称

※惯例的OOC

※以上OK?






1.活动期间限定卡池开放!

☆五Lancer 嘉德罗斯、☆四Saber 蒙特祖玛、☆四Berserker 雷德Pick Up中!

其中,☆五Lancer嘉德罗斯是活动的限定从者,活动结束后不会在剧情池里出现!

2.“去吧圣晶石!我有一种预感,这次十连一定会出货!”

我以扔大师球的姿势向池子里扔了30个石头。

“哦哦哦!金光!这把稳了!金色的!

………………Berserker……吗”

“Servant Berserker,雷德,祖玛和老大在这里吗?”

新召唤出的雷德和身边黏了四只自己的蒙特祖玛面面相觑。

“自害吧,Berserker。”

我脸色阴沉,举起画着令咒的右手。

雷德:汪汪汪???

3.“Master,你喊我来召唤室有什么事吗?”

“格瑞!你来的正好!”

我十分开心地拽着格·迦勒底扛把子·☆五Saber·瑞来到召唤阵前面,“马上你就站在这里,不要动!不管我做出什么举动都不要动!可以吗?”

格瑞虽然一脸疑问,姑且还是点了点头。

我走到召唤室的门口,转身,助跑,加速,飞奔!

“格瑞!这是我最后的呼符了!!收下吧!!!”

接着把格瑞连同最后的希望(呼符)推倒在召唤阵上。

格瑞:我的御主怕不是个傻子吧……

4.这时候,召唤阵亮了。

金光!彩圈!金色的!Lancer啊!!!

卡牌一点点消失,Servant逐渐显现。

“Lancer,嘉德罗斯,大胆召唤我的渣渣就是你………………格瑞?你在干嘛?”

格瑞现在的姿势是趴在召唤阵上,也就是说,被嘉德罗斯(130斤)踩在脚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瑞:mmp哟老子当初为什么要回应这个脑子有病的御主

5.“嘉德罗斯大人!您的种火!”

“嘉德罗斯大人!您的素材!”

“嘉德罗斯大人!您的技能石!”

“嘉德罗斯大人!您的芙芙!”

“渣渣给我等一下!!!”

面前被堆了小山一样高的食物,嘉德罗斯连忙喊停,“你在让我吃什么东西啊?!”

他满脸嫌弃地拨拉着:“啧,你看看都有些什么!莫名其妙的火焰,五颜六色的石头,结晶、齿轮、羽毛和心脏?还有这个……”

嘉德罗斯拎起一只芙芙,怀疑地看向我抱在手里的那只:“这不是……那什么的吉祥物吗?其实它是战时储备粮?”

芙芙打了个哆嗦。

“可是,为了让您迅速变强,恢复原来的实力,这些都是必须的。”我连忙回答,心想要不是QP不够我都把藏在床底下的五个圣杯拿出来了。

“那就让我吃点正常的东西啊,比如炸鸡什么的。”

“炸鸡?!难,难道说……您……愿意在圣诞节的时候来吗?!!”※

“???”

6.“咳咳,失礼了。”努力抑制住妄想,我轻咳两声,决定使出杀手锏,“您知道的吧,格瑞他也在这个迦勒底。”

“是啊,”说到格瑞,嘉德罗斯稍微提起了一点兴致,“终于可以和他好好打一场了!怎么,想阻止我吗,渣渣?”

“不敢不敢!只是恕我直言,格瑞如今的实力比您强很多,您暂时是无法与他匹敌的。”

毕竟100级VS1级,还有那坑爹的职阶克制。

嘉德罗斯狠狠瞪了我一眼,但没有多说什么,想必也是感觉到了。

“所以,为了尽快恢复您原有的实力,这些,”指了指一堆素材,“请您忍耐一下!这之后,您想吃什么我都会满足您的!”

我又顺势加了一把火,“并且我相信,不仅仅是您,格瑞他也很期待与您的对决。您看,这次召唤他是那么积极,请您回应他的期待吧!”

(格瑞: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好吧,可能稍微有一点,一点点)

“……那还真是没办法,”嘉德罗斯哼了一声,默默塞了一块种火,“切,现在这具躯体实在是太弱小了!”

看着那像仓鼠一样鼓起的脸,我扬起了愉悦的笑容:“感谢您的配合,嘉德罗斯大人。那么,我暂且告退……”

“等等,渣渣。”嘉德罗斯突然喊住了我,“搜集这么多素材辛苦了吧,嘛,姑且道声谢吧。以后也请多多关照啦,”我愣愣地看着笑容浮现,宛如深夜中昙花盛放,“Master⭐~”

7.人类最后的御主,人理的拯救者,在那一刻,看到了天堂。






※圣诞阿尔托莉雅Alter的灵基再临素材是炸鸡桶

想到螺丝穿着圣诞服的样子(重点是黑丝),我就(呼吸急促)

虽然Master是很想让你们尽情打一场啦,但是职阶克制什么的,没办法啊(笑)

有脑补过其他人的职阶,比如金是Archer啦,凯莉是Rider或者Assassin啦,紫堂是Caster啦,安哥是Archer(什么?用双刀的不是Archer吗?)或者Saber或者Rider啦,雷总是Lancer或者Archer(似李,祖师爷!)啦,丹哥是Ruler啦……之类的

顺便一提银爵是Avenger,友情池无星的那种(今天出小安了吗?没有。)

咸鱼如我终于把两亿点数刷毕业了!( ͡° ͜ʖ ͡°)✧
丑御前刷起来真的好爽啊!
不多说了,去隔壁月啪啦逛无人岛(:3_ヽ)_

【瑞嘉】【安雷】凹凸四天王的修学旅行之夜

※普普通通的学pa

 

※瑞嘉+安雷+直男金的睡衣派对

 

※四大天王有五个不是常识吗

 

※很多恶趣味的私设和奇奇怪怪的吐槽和乱七八糟的梗

 

※笑点比较奇怪

 

※人物严重OOC!!!(x3)

 

※以上OK?

 

 

 

 

 

 

 

 

 

“友尽之夜?”

 

嘉德罗斯重复着金刚刚说的话,皱了皱眉头,“你在说什么啊,渣渣?”

 

已经到了晚上,白天的兴奋劲逐渐褪去,嘉德·一直是九岁·罗斯受生物钟控制早早就摘了发箍换上睡衣,铺好床具准备休息,听到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不满的从被子里把头伸出来。

 

看到其他三个人也把目光投过来,金连忙解释道:“白天凯莉跟我说,和一个房间的同学晚上一起聊天有助于增进感情,最好是聊一些比较有趣的私事,比如爆爆黑历史什么的。”说着,特兴奋地睁大眼睛,“咱们要玩玩吗?”

 

哇,是谁给你的勇气相信凯莉的建议的,梁静茹吗?

 

并且她说了是“友尽”游戏吧!你确定可以交流感情?!

 

被四个人用着“你怕不是个耍子吧”的眼神盯着,金干笑两声:“那……那,要不我先来吧!”

 

“我来讲讲格瑞以前的事吧!”

 

“喂……”

 

“好啊!”

 

嘉德罗斯突然突破了生物钟的束缚,兴致满满地打断了格瑞的抗议,“渣渣你快讲吧!”

 

格瑞:我可能有个假的发小和假的男朋友……

 

不知不觉,五个人都铺好了被子趴在地上,中间放着打开的手电筒,像极了百物语现场。

 

“咳咳,那我开始咯。”金清了清嗓子,有点紧张,“那是在我们上小学的时候,格瑞因为各种原因寄住在我们家。

 

有一天,我在外面的花园里一个人玩耍,突然,从格瑞房间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房间的窗户刚好对着花园,但是窗帘拉得很严实。我非常好奇,就轻轻地把窗户推开,掀起窗帘的一角,从缝隙里偷看。

 

下一秒,我看到了终身难忘的景象:那个素来冷静淡漠的格瑞,一个人对着房间里的镜子,嗯,一人高的那种,一边摆着奇怪的pose,一边自言自语……”

 

“金!够了!”

 

格瑞难得紧张起来,想掀开被子堵住对面发小的嘴,结果被两边的雷狮和嘉德罗斯联手给摁回被窝。

 

“没事,金你继续。”

 

安迷修笑着对金点点头。

 

“好,那我继续了!”完全无视了发小焦急的视线,金接着开口,“额,当时具体摆了什么pose我记不太清了,大概是左手挡住脸右手伸向侧面,腰部向奇怪的方向扭曲这种吧,看上去就像某种广播体操。

 

然后他嘴里念叨着什么‘你的下一句话是——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人!’‘你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没我帅!’‘但是我拒绝!我岸○格瑞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对你们这些自以为比我帅的人说“NO”!’

 

当时我觉得格瑞可能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给附身了,于是有一次,我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摸进房间,想看看是不是镜子有问题,结果……你们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金悄悄压低声音,讲鬼故事一样刻意营造出可怕的气氛,然而这种气氛被捂住脸的格瑞、努力忍住不笑的雷狮和嘉德罗斯以及抱着枕头抖成一团的安迷修给彻底破坏了。

 

“我发现……原本很普通的镜子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圈小星星!金黄色四角的那种,边缘还用深紫色的马克笔描过,在大概我右肩的地方还画了一颗!嗯,当时我觉得镜子中毒了,差点没把它砸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你特么的是想笑死老子好继承我的港口吗。”

 

“虽然作为骑士这样是不应该的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格·黄金精神的传人·瑞一脸冷漠地抬起头,“我们友尽了。”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噗,咳咳。”好不容易从爆笑中缓过来,雷狮揉揉笑出眼泪的眼睛,“不不不,金你成功了,你成功地收获了除格瑞以外所有人的友谊。”

 

“看不出来格瑞你当年这么中二啊,”嘉德罗斯撕下星星“啪叽”贴格瑞脸上,“这么喜欢星星贴纸早说啊,我分你个呗。”然后小贴纸被格瑞冷漠无情地揉吧揉吧扔了。

 

“我和五角星党谈不来的,走了。”

 

嘉德罗斯淡定地重新摸出一个贴纸,扯掉一个角“啪叽”贴格瑞脸上。

 

格瑞:………………………………你赢了。

 

安迷修终于不笑了:“好了好了,故事也听完了,我们是不是差不多应该……”

 

“等等。”格瑞突然开口,看向金的眼神仿佛是寒冰湖的冬天,“我再来讲一个,关于金的故事。”

 

金打了个寒颤。

 

“我想想,大概也是在小学吧,有一次金缠着我陪他玩,但被我拒绝了。

 

他哭着跑回去,还说什么‘你一定会后悔的!’,因为平时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所以我并没有太在意。

 

很快,金又跑回来了,头上顶着拖把的墩布,抓着两块红色的塑料纸放在眼睛前面。

 

我问他搞什么幺蛾子,他说‘哼,我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金了,我是潜藏在他体内的第二人格——黑金!呼呼哈哈,感受到绝望了吗,愚蠢的人类哟!我将要毁灭天地,让世界陷入黑暗!而一切的起因,都是你不肯陪金玩!现在明白了吗!想要拯救世界,弥补你犯下的过错的话,就……’

 

最后金还是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很快,他就被家务做到一半的秋姐给抓回去了。”

 

沉默。

 

房间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比刚才更加猖狂的笑声填满了。

 

金:格瑞你是在逼我真的黑化吗。

 

 

 

 

 

 

“太好玩了!我也来我也来!”

 

嘉德罗斯现在是睡意全无,唯恐天下不乱,“我要爆雷狮的料!”

 

听到这话,雷狮隔着一个格瑞看过来:“认真的吗,嘉德罗斯?我手上可也有很多你的黑历史啊。”

 

“怕你咯,渣渣!”嘉德罗斯隔着一个格瑞向雷狮吐舌头。

 

所以说恶(gui)友(mi)就是用来互相伤害的。

 

RAP BATTLE,嘉德罗斯VS雷狮,开始!

 

“雷狮你以前ONE PIECE看多了天天喊着‘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和卡米尔、帕洛斯、佩利组了‘雷狮海盗团’,声称你们分别吃过雷电果实、公斤果实、暗影果实和狗狗果实,拿澡盆当船,扯了床单画海贼旗!我还记得你画的旗子,骷髅头上绑着块头巾,看上去像扎了个双马尾!”

 

“嘉德罗斯你别得意!是谁看完西游记之后把路边的路障当金箍棒,半天拔不动还安慰自己‘不愧有一万三千五百斤’的!拉上雷德和蒙特祖玛说‘不管唐僧了八戒悟净我们自己去西天取经’!你那时候买的紧箍咒发箍现在还能戴上!好好想想这么多年是不是光增重不长个了!”

 

“说到长个我九岁一米六你不服气吗!是谁因为身高不够不能坐海盗船而哭了一天的啊!”

 

“你九岁一米六那是透支了以后长高的潜力!说生日那天十岁过完生日就回到九岁的是你没错吧嘉九!”

 

“卧槽谁特么是嘉九!很好雷狮你逼我的!你玩舰R婚了十艘声望但其实你看着声望心里想的是安迷修!还说想要十个安迷修穿女仆装来侍奉你!”

 

“卧槽嘉九你特么连这都说出来了!那就不要怪我放大招了!你暗恋格瑞的那段时间一直在写天降VS竹马的耽美小说!还都是天降大胜利竹马金毛败犬(金:关我peace?)仿佛忘了你自己也是金发!”

 

“那你追安迷修的时候还堵过艾比跟她说‘只要离开那个男人这张支票随便你填’呢!这么羞耻的台词你是怎么说出口的!”

 

“少来了!你有好到哪里去吗!‘格瑞那个磨人的小妖精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是你说的吧!”

 

“某人是不是还说过‘要是安迷修跪下来对我宣誓的话我就立马和他结婚’啊!”

 

“你私底下写给格瑞的情书夹在你书柜第二层左数第七本书里面!要不要我现场背两句!”

 

…………

 

…………

 

…………

 

感觉气氛好像不太对劲啊…………

 

金裹着被子瑟瑟发抖,迷茫地看着格瑞和安迷修挂着——那种凯莉看的小说里形容的——宠溺的微笑,注视着自家男朋友。

 

金:我常常因为我不是GAY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金:我可是个直男你们都在给我听什么东西(害怕.jpg)

 

金:这两人眼看就要打起来了你们真的不去阻止一下吗?!

 

 

 

 

 

 

看着差不多了,安迷修再次站出来打圆场:“你们也差不多说够了吧,别再……”

 

“还有你!安迷修!”

 

本来只想劝个架却被男朋友怼了的安迷修表示很委屈。

 

雷狮似乎是爆黑料爆上瘾了,敌我不分,枪口直接转向安迷修:“来来来,我来讲讲你的黑历史吧,最后的骑士。”

 

歇了口气的嘉德罗斯缩回被窝,乖乖挪向格瑞,等着看好戏。

 

“安迷修,自称‘最后的骑士’,在学生会中担任风纪委员长一职,待人礼貌,温文尔雅,热爱学习,严于律己——以上这些,都只是表象!”

 

雷狮冷笑一声:“劝诫无数同学远离辣鸡游戏的安迷修,其实本人也是辣鸡手游的忠实爱好者!”

 

!!!

 

三人猛得看向安迷修,视线中是掩饰不住的震惊。

 

那一刻,三人终于回忆起了开黑时突然被强制断网的恐惧,以及眼睁睁看着段位不断下跌的耻辱。

 

安迷修的脸腾得一下红了:“恶党你?!说好的保密呢!”

 

“并且,”雷狮不为所动,公私分明,大义凛然地继续破坏委员长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那款万恶的手游隐藏在安迷修一堆办公APP的后面,密码是他的生日,其名为——

 

——马!之!王!子!殿!下!”

 

“住————口————”

 

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饱含着浓烈的绝望与令人心碎的悲痛,即使是最冷血的人,也会为之动容,但在座四人平日里没少受安迷修的约(ya)束(po),一时之间竟无人表达最基本的同学情谊,只是冷眼看着又一个艹好的人设彻底崩掉了。

 

嗯,我可能有点理解凯莉了。金这么想到。能撑过这个晚上不绝交的都是真爱啊!这也算是从某种程度上的增进友谊……吧……

 

 

 

 

 

 

“不行不行!我受不了这委屈!我也要爆料!”安迷修愤然拍地而起,却在张口时卡住了。

 

金和嘉德罗斯他不是很了解,雷狮的老底又被抖得差不多了,至于格瑞,他手里还真的有一个大新闻……

 

不过……

 

……

 

说出来会死人的吧……

 

想想还是觉得住嘴比较好的骑士正准备默默缩回被窝,“哈?你倒是快说啊,没马的骑士大人!”突然被雷狮这样挑衅了。

 

安迷修的呆毛噌得一下竖了起来:“爆就爆!格瑞!”

 

格瑞:???怎么又是我???

 

“其实你在B站上有一个账号!ID为所见皆可斩,是个舞见,虽然跳舞带着口罩但我还是认出你来了!

 

有一次你在直播和粉丝互动的时候,暴露了自己有一个九岁的恋人(嘉德罗斯:喂!),当时弹幕刷了一片‘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对此,你的回应是……”

 

格瑞的脸瞬时变得惨白惨白的。

 

“‘反正该做的都做过了,三年血赚,死刑不亏’,你是这么说的吧!”

 

轰——!!!!!!!!

 

安迷修的话语掷地有声,仿佛向房间里丢了一颗原子弹,房间里诡异的沉默了一瞬,又立即被暴起的喧嚣打破。

 

“格瑞!你居然是这样的发小!嘉德罗斯他还是个孩子啊!不对!你也没成年啊!”By三观受冲击的金

 

“等等!我和安迷修还都只停留在接吻的阶段啊!你们居然已经乘上大人的电梯了?!”By莫名其妙感到不甘心的雷狮

 

“你!你居然连这个都说!出!去!了!格瑞你啊!!!!”By羞耻到想灭口的嘉德罗斯

 

“安迷修你——!嘉德罗斯你冷静一点!”By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茬的格瑞

 

安迷修:……完了,我似乎捅了个大篓子……

 

 

 

 

 

 

这场骚动最终引来了丹尼尔老师。

 

没有人知道这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金把从凯莉那里拿来的“全场最佳”的发贴,贴在了安迷修头上。

 

 

 

 

 

 

———————————————————————————————

 

emmmmmm其实本来只是想写嘉德罗斯vs雷狮那段的,结果不小心放飞自我过头了(望天)

 

恭喜瑞嘉tag进热门!我好开心啊(喜极而泣.jpg)!


哈哈哈哈老子也有欧的一天啊!
四星的哈吉咩!还是活动的!
笑容逐渐猖狂.jpg

本来说把四只狗带着麻婆豆腐挂助战吸引师酱来救徒弟的(喂你这样会失去你的汪酱的)
结果我连麻婆豆腐都没抽出来……
果然还是……嫖好友吧(:3_ヽ)_

【瑞嘉】谁砍下了嘉德罗斯的左手

※嘉德罗斯7.28生贺文

※梗源自《五分钱电影院【红】》,很有趣的漫画,推荐一下

※人物严重OOC!黑化有!慎入!

※一句话雷祖

※以上OK?




大赛第一失去了左手。

目击者拼死带回的这个消息,在一天之内,疯狂地传遍大赛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都或兴奋或忧虑地议论着,猜着到底是谁做出了这种事。

有人猜测是排名第二的格瑞,毕竟二人实力相近,理论上来讲最为可能;有人觉得是海盗团的团长雷狮,之前二人的对决也是大赛的一大新闻了;甚至有人猜测是雷德和蒙特祖玛,利用嘉德罗斯的信任从背后捅刀。

但很快,这些猜测都不攻自破。众所周知,格瑞从来是尽量避免和嘉德罗斯争斗的,而雷狮海盗团一天之前根本没和嘉德罗斯一伙人打过照面,至于那些揣测雷德和蒙特祖玛的,都被怒不可遏的嘉德罗斯用单手教训的抱头鼠窜。

大赛第一用实力证明了失去一只手的王仍然不容小觑。

雷德和蒙特祖玛一起跟在嘉德罗斯身后,看着他们高傲的王单手耍着大罗神通棍,潇洒肆意,不可一世,心里却不住懊悔,恨自己为什么一时起意,提出要玩什么占卜游戏。




“……游戏?”

格瑞皱了皱眉,一脸不解。

很难得,现在他和嘉德罗斯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对方身边少了雷德和蒙特祖玛的跟随,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兴冲冲地跑过来约战,而是晃着光秃秃的左腕,问他有没有兴趣听一个故事。

鬼使神差地,格瑞没有冷淡走开,而是选择留下听嘉德罗斯讲述一天前的遭遇。

“啊,是的,一个游戏,雷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的恋爱游戏。”

嘉德罗斯露出了和平时别无二样的笑容,格瑞却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他不由得握紧了烈斩,全身略微绷紧,完全是一副准备战斗的架势。

嘉德罗斯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继续说下去:“说实话,那是一个很老套并且无聊的恋爱游戏,大概就是占卜自己红线另一端的人是谁,这样的吧。”

“一开始我对它完全没兴趣,不过雷德好不容易求到祖玛陪他一起玩,而他们两个人占卜出来的结果又刚好都是对方,我就产生了玩一下的念头。”

“不过,这种东西果然不可靠啊,”说到这里,嘉德罗斯收敛了笑容,表情阴沉,“我连着占卜了三次,三次都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后来我砍掉小拇指,把红线缠在无名指上,但结果还是不对。”

“于是我一气之下,干脆把左手给砍了下来。”

尽管在听到一半时就有不好的猜测,但此时此刻,听到眼前的人以一种极为漫不经心的语气诉说着一件这么可怕的事,饶是格瑞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看向嘉德罗斯的眼睛,那双漂亮的金色的眼眸如太阳般灼灼燃烧,热烈到似乎要烧伤自己,格瑞却觉得那不过是表象,它们其实是冰冷锐利的,像是金与铁混合而成,没有一丝温度。(※)

面对着这样的眼睛,格瑞的内心急剧地震动起来。

“所以呢?”他强迫自己保持镇定,“你对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吗?现在故事听完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当然有意义!”嘉德罗斯生气地鼓起了脸,这让格瑞愈发感到违和,“你难道还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占卜结果不满意吗?”

等等,不能再说了。格瑞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放任下去会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因为红线另一头连着的人不是你,所以我很不满!”

一瞬间,格瑞的心脏有些停顿。他看着诉说着如此热切的言语,目光却依旧带着冰冷的嘉德罗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他知道违和感在哪里了。今天来找他的嘉德罗斯,不是以“渴望与自己一战的大赛第一”的身份,来与他战斗的,而是完全像是中了奇怪的恋爱魔法一样,以“自己的恋慕者”这一身份,来找自己表明心迹。

但是这份心意太过热烈和决绝,甚至是疯狂,比火焰山的岩浆还有毁灭性。格瑞不禁喃喃道:“你疯了吗,嘉德罗斯。”

金发的王者张狂地笑起来:“可能吧,在我发现自己爱上你之后,我大概就疯了吧!”

“所以啊,格瑞,”嘉德罗斯慢慢走向静止不动的格瑞,“来玩个游戏吧,恋爱的占卜游戏。”

“如果你红线另一端的人不是我的话……”

格瑞怔怔地看着离自己咫尺距离的双眼,恍惚间,一丝潜藏于心底的情感突然爆发。

他承认,自己动摇了,如寒冰湖般宁静的双眼中出现了一丝裂痕,炽热的疯狂在冰层下肆虐咆哮。

“好啊,如果不是你的话,”他提起烈斩,听见自己这么说,“我就亲手把我的左手砍下。”






※ 化用《恶之花》中的一句诗

总之就是两个人不正经谈恋爱?螺丝被游戏影响到其实有些黑化了(雷德:这个锅我不背),而格瑞是被螺丝给影响到(其实是给吓到了),两个人在这之前都有稍微察觉到对对方的感情,借着游戏的由头一口气爆发出来,一个外热里冷一个外冷里热,不觉得很带感吗(bushi)

碎碎念……
终究还是没有玩梦间集……
都怪我内测时一不小心萌上了绿竹棒又一不小心搜微博被一不小心剧透了一脸啊啊啊啊啊啊(嚎叫)
一直陪着我阳光开朗像邻家大哥哥一样的绿竹,其实是浮生剑假扮的什么的,真正的绿竹并没有和我一起冒险什么的,我不听我不听
真的是扎心了……完全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个游戏了(:3_ヽ)_
现在想想内测时对着绿竹傻笑的我(捂心口)
只能说,哇,社会是真的险恶……

【周迦】我喜欢你真是对不起!

※大家好我来深夜放毒了(殴打)

※诡异的校园paro

※梗源自于IA的曲子《キミのことが好きでゴメンナサイ》,推荐看一下PV,剧毒XD

※人物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

※以上OK?




想要传达,想要传达,想要传达,想要将这份炽热的感情传达给他!

迦尔纳坚信,就算是不善言辞的自己,也一定可以成功地将思慕之情传达给自己暗恋的人,那是他的对手,他的宿敌,他的同母异父的弟弟。

想到有朝一日阿周那能接受自己的恋情,这使他充满了决心。

尽管被咕哒子吐槽“这样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是没有用的哦”,也没有让迦尔纳动摇,因为他的信条是“言语什么的不过是辅助,真英雄以眼杀人”!

说着抬起手在眼旁比了个V字。

咕哒子:“这就是你整天视奸你弟弟却从来不上去搭话的理由?”

为了让自己的作战计划更完美,迦尔纳还向小卖部的达芬奇买了一副隐形眼镜,根据说明书的说法似乎可以将自己的想法通过视线传达出去,需要使用者对对方有强烈的感情,但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要适当压抑自己……

说明书最后黑体加粗写了两行字:

如果出现什么问题

一定是使用者打开方式不对

咕哒子:“所以我买的呼符不能出货是我抽卡的姿势不对?”

但是管他呢,无所畏惧的迦尔纳戴上了隐形眼镜,发现自己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浅浅的红色。

喂喂喂,这个东西比起隐形眼镜这更像美瞳吧!迦尔纳你不会被奸商坑了?

算了,看着迦尔纳很开心地摆着pose,咕哒子扯扯嘴角,没有多说什么。

在新一次换座位时,迦尔纳主动申请调到靠窗倒数第二排的座位,原因无他,这样他可以在阿周那上体育课时看到他。他还是想先练习一下远程发射视线,免得两人碰面时无法熟练控制这副眼镜。

“不不不,说白了你不就是害羞吗。”咕哒子无情道出真相。

“你太不懂人心了。”

“……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啊!并且我们master不需要良心!”

已经越来越习惯用热切的视线看向阿周那的迦尔纳没发现,隐形眼镜的颜色由一开始的淡红逐渐加深,他发出的视线也逐渐有了实体,就像是——用咕哒子的话来说——泛着爱心泡泡的粉色荧光棒,可以用来打call了。

于是,在一个普通的下午,意外发生了。

今天阿周那有体育课,迦尔纳安定地看着那道在操场上奔跑的身影,他良好的视力使他甚至能隐约看到对方微微张开嘴喘气的样子。

他抬起手在眼旁比出一个V字,动作十分熟练。

向阿周那传递爱·光·线!

然后悲剧发生了。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窗户玻璃应声而碎,像是被炮击过一般,两道光线裹挟着热流以超高的速度向操场飞奔,无论谁都能想象得出如果被光线射中,会产生什么后果。

还处于懵逼状态的迦尔纳条件反射性的想去确认阿周那的安全。

然而没有控制好感情的迦尔纳又从眼睛里发射出了两道光线。

所幸幸运A++的阿周那成功躲过第一波光线,只是被余波震得摔倒。但是,就算跟在后面的emiya及时开了心眼,他还是被第二波光线打了个正着。

据把emiya送到医务室的咕哒君所言,当时emiya全身都烧得漆黑,头发还被烧成了板寸,吓得他以为是大流士cosplay的。当然,这都是后话。

操场上一片混乱,教室里也不遑多让。慌了神的迦尔纳开启了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模式,激光扫过之地寸草不生。埃尔梅罗二世连忙放了石兵八阵,晕眩miss,诅咒赋予,防御力下降,charge减少……

但迦尔纳的攻击是extra attack,减charge并没有什么用。

继齐格飞后背中枪扑街,吉尔伽美什强行拿奥兹曼迪斯当肉盾两人一起退场,咕哒子表示不忍心对迦尔纳下手(并且想看乐子)选择袖手旁观后,一时之间竟无人能阻止迦尔纳的暴走,迦勒底校园陷入火海,仿佛人理要再次毁灭。

内心也是十分崩溃的迦尔纳果断跑开,决定在误伤到更多人之前找到达芬奇,毕竟这眼镜他现在已经摘不下来了,只能希望发明者能想点办法。

冷静,冷静,现在要先控制好情绪,不然又会发射光线误伤到其他人了。保持冷静……

“迦尔纳,快看着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迦尔纳习惯性地转过身来,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阿周那……!”

惨了!

“轰!”

红莲般绚烂的火焰在迦尔纳眼前绽放,隐隐约约看到火焰中的人影,迦尔纳彻底崩溃了。

“……都是……我的错……”

要是能够和别人好好沟通就好了,要是能够不压抑自己的感情就好了,要是能够坦率传达出来就好了……

突然,迦尔纳陷入了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耳边传来那人熟悉的声音。

“已经没事了。”

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阿周那带着无奈的微笑的脸庞。

“为什么……”

看见完好无损的阿周那自然令人安心,但见识过隐形眼镜可怕威力的迦尔纳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

“这是因为我从达芬奇那里买的衣服,”阿周那卷起衣袖,让迦尔纳看到外衣下面的黑色紧身衣,“在你买眼镜之后咕哒子就告诉我了,所以我去找了达芬奇,买了这件能吸收所有光波的衣服,这样你的光线就不会伤害到我了。”

“咕哒子她,都告诉你了?”迦尔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是的,”阿周那直视着迦尔纳的眼睛,虽然没有那神奇的隐形眼镜,迦尔纳还是感到对方炽热的视线,透过自己的双眼,灼烧到灵魂深处,“真是对不起,我也喜欢你。”

感情成功传达到了,并且得到了回应。像是矛与盾一样无比契合的二人,在燃烧的火焰中紧紧相拥……




“我!拒!绝!”

阿周那拍桌暴起,剧本在他手下被蹂躏地皱皱巴巴,看上去十分可怜。

“诶~为什么啊~”

话剧社的副社长,实际上的一把手,剧本负责人,今天也在愉快地放飞自我的咕哒子不满地抱怨道,“传说中的宿敌的爱恨纠葛,还附加了类似异能的设定,不是很有趣的剧本吗?这样演的话一定会在学园祭上取得成功的!”

“不会啊!这种奇怪的设定和混乱的感情根本不适合我和迦尔纳啊!你简直比安徒生还会讲故事!”

阿周那气得生生黑了一度,但还是拿浑身写满了“我就是要搞事”的副社长没办法。左转,挂着社长牌子的咕哒君苦笑举起双手,表示无法反抗妹妹的淫威;右转,自己的宿敌迦尔纳,边读剧本边点头,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再看向其他方向,话剧社剩下的社员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就是不看向阿周那。

这个话剧社怕是药丸。

“说实话,我觉得这个剧本没什么问题。”终于,迦尔纳发话了,打破了过久的沉默,但阿周那总有种不妙的预感,犹豫要不要现在把发话人给勒死。

“除了我们两个感情问题的描写写反了,我记得当时你不论如何都不敢说出口,还去找梅芙要了……”

“迦尔纳!!!”

阿周那饿虎扑食一样扑上去,只想把眼前的迦尔纳和刚才犹豫不决的自己一起解决掉。

是的,虽然表面上端着宿敌的架子,但他和迦尔纳其实是秘密交往快一年的情侣,并且这事阿周那自认为隐藏地极好,除了当时不知怎地一时想不开,向梅芙借了爱情灵药,没有留下任何破绽,是堪称完美的地下恋情!

但是很明显,已经晚了。看着咕哒子嘴角扬起的笑容,看着咕哒君突然兴奋的表情,看着之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社员们现在如闪光灯般灿烂的眼神,看着一脸无辜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的迦尔纳,阿周那再次深刻认识到这个话剧社只有自己一个正常人的事实。

果然还是退社吧……

今天阿周那也感受到黑泥般的恶意了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咸鱼终于打死600w的茨木了啊😂😂😂
希望发牌员第一轮多给点蓝卡不要再刁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