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味包子

医学狗绝赞修罗中,嚼得菜根,做得大死,爱好搞事

卖书卖车卖电脑
长江黄河珠三角

伪江苏卷衍生的小段子

“天草,问你个问题,假如你面前有一条大河,你是花30年造一座桥呢,还是快一点学会游泳游过去呢,还是干脆一辈子不过河了?”

“这个问题啊……那么master,河对面有什么呢?”

“圣杯之类的?”

“走过去。”

“……”一时语塞

【FGO】希望与绝望的迦勒底高校

*弹丸论破设定
*原创的咕哒君和咕哒子
*私设一堆,大写的OOC
*小学生文笔
*有和原著相似的情节
*无cp
*无后续(X)






头很痛。

一片昏暗,什么也看不见。

手指连普通的屈伸都做不到,侧腹隐隐传来坚实而冰冷的触感,可以判断出现在自己是倒在地上的。而由于大脑过于僵硬,得出这个推断也花了不少时间。

应该为现在的状态感到奇怪吗?需要尝试着做些什么吗?这类问题对现在的我来说有点困难,不是可以轻易思考出结果的。

“……辈……前辈……”

能听到声音,那是清亮悦耳的、似乎在哪里听见过的少女的音色,感觉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像是在呼喊着我,又像是在呼喊着其他人。听到声音后,我似乎逐渐恢复了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感觉和思考也像泡在冰水里一样愈发清晰。

“前辈,你没事吧?”

啊,这回明确听到了,声音准确地到达我的耳朵里,同时意识也全部恢复了,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第一步应该做什么。

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少女惊讶中带着欣喜的笑容。

“太好了,前辈,你终于醒了。”

少女看上去很开心,她向我伸出手,我顺从地在她的帮助下站立起来。这动作有种微妙的熟悉感,在我思考之前身体就擅自完成了,再加上少女对我的称呼,我不禁问出内心的疑问:“那个……请问你是谁?还有,我这是在哪里?”

“前辈毕竟是刚刚醒过来,难免记忆有些混乱,”少女清澈的紫色眼眸注视着我,柔声开口,“好好想一想吧,前辈。”

想一想……顺着少女的声音,我努力调动着自己刚刚苏醒的大脑。

那就先从名字开始吧。我的名字是……藤丸立香,来着,现在大概是17岁吧,就读学校……啊!我想起来了!我是来参加迦勒底高校的开学典礼的!那是以培养世界各地优秀学生而闻名的高校,所有学生在毕业后都是各个行业内数一数二的存在,可以说能够进入迦勒底高校的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而为什么平凡的我能够进入这所学校……

是因为那款游戏,那款由迦勒底旗下某个公司开发的大型全息游戏。它在世界各地选拔参与者,和另外一些参与的协助者一起完成任务,拯救游戏里的世界。而我便是游戏最后的获胜者之一,被认为有出色的能力而得到了入学资格,取得的称号是超高校级的MASTER。

而眼前的少女就是游戏中的我的搭档,称号是超高校级的守护者。

“抱歉啊,玛修,我刚才还不太清醒。”我尴尬地摸摸头。

“没事的,前辈,我刚刚苏醒的时候意识也不清晰。”看着少女的笑容,我感觉良心隐隐作痛,连忙转移话题。“那么,话说回来,这里是学校吗?我为什么会晕倒?”

玛修摇摇头:“不知道,我记得自己一进学校就晕倒了,之后是被前辈……啊,我是说立夏,喊醒的。她告诉我前辈倒在这里,让我照顾你,然后就出去看情况了。”

“啊,立夏吗……”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这种搞不清楚的情况下还敢自己一个人到处乱跑,该说真有她的风格吗。

藤丸立夏,拥有和我读音相同的名字,酷似父亲的外貌,以及过于开朗的性格,是我的异卵双生妹妹,也是游戏的另一位获胜者。一开始只是钻了游戏的漏洞,抱着玩玩的心态参与进来,但是在与玛修的一同努力下,我们最终赢得了胜利,超高校级的MASTER这一称号也就由我们共同享有了,这在迦勒底的历史上也算是头一回吧。

不过既然是立夏我就不用担心了,毕竟对自己妹妹的能力我还是很了解的,那么现在需要做的只有……

“叮咚……当咚……”

突然响起了奇怪的广播声,我和玛修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麦克风测试!麦克风测试!校内广播!校内广播!”

“没问题吧?都听得到吗?那么——欢迎你们来到迦勒底学院!现在将对你们今后校园生活的有关事项进行说明!请大家速速到体育馆集合~”

机械的不带感情却又强行模拟人类情绪的声音,在这种诡异的场合响起,使我感到一阵恶寒。

“玛修,要不我们先去体育馆看看?”但是,就这样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试着向少女提议,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一起走出房间,摸索着向体育馆前进。

运气不错,我们按着一路上的指示牌,离开教学楼后,很快就到达了体育馆。我推开门,看清了站在里面的……

不,我没有看清,因为我一推开门,就被什么人狠狠抱住了。

“玛~修~酱!……诶,等等,为什么是哥哥你啊!”

少女一脸嫌弃地把我丢开,在我出声抗议前狠狠朝玛修扑过去,留我一个人站在旁边,用关怀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她。

是的,那就是我的妹妹,藤丸立夏,充满了活力元气、与谁都能打成一片、但正处于叛逆期的妹妹。

顺便一提,在经过那场游戏后,我和玛修在妹妹心目中的排名大概是玛修>>我来着的,唉,真是吾妹叛逆伤吾心。

“哟,小子,你就是小姑娘的哥哥?”

身后传来了陌生男子的声音,我连忙转过身想要打招呼。

男子蓝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爽朗笑容看上去很是容易亲近,虽然那夏威夷风格的衬衫我是不敢恭维的。

“我是库丘林,超高校级的幸存者,小子你呢?”

“啊,我是藤丸立香,和妹妹立夏一样,都是超高校级的MASTER,请多指教了。”虽然对称呼的含义不是很明白,我还是规规矩矩地做了自我介绍。

幸存者……听上去是很危险的称号啊。

这时,库丘林旁边的白发男子走了过来:“很不幸,我把自己的称号遗忘了,”——他这样说的时候一脸坦然,要么是真的忘了,要么就是演技拔群——“你叫我emiya就好了。”他皱了皱眉,“虽然之前听你妹妹说过了,不过,共享一个称号这种事未免有些奇怪吧。”

他的话语中不包含恶意,但还是让我头皮发麻,像是在说“如果出什么状况,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一样。

把自己称号忘掉的人才没有资格这么说呢!

“好了好了,小子你不要管这个红色的家伙。”库丘林站出来,不顾emiya反抗揽住他的肩膀,“你还是去认识认识其他人吧,毕竟你和那个独眼的小姑娘是最后来的,但你妹妹可是已经带着人家转过一圈了啊。”

啊,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立夏已经拉着玛修往这里走了,看玛修的表情,介绍很顺利嘛。当然,我并不指望妹妹会好心的带我也走一圈。

“谢谢啦,库丘林。”我告别他们两人,向其他人走去。

于是很快,在短暂的交谈中,我对其他人有了简单的认识。

超高校级的护士,南丁格尔。看上去是一位很严厉的女性,对于治疗有着莫名的偏执,虽然感觉不是很好相处,但一定是在关键时刻可以放心依靠的类型。

超高校级的希望厨,爱德蒙·唐泰斯。……其实我不是很懂这个称呼的含义,真的。他看上去像是家境优异的贵族少爷,很爱笑,感觉可以处得来,只是总感觉声音有种违和感……

超高校级的弓箭手,阿周那。一开始有点被吓到,但交谈下来发现是很严肃干练的人,很值得信赖。不过这声音的违和感到底……

超高校级的圣女,贞德·达尔克。说实话我一开始完全被惊到了,那种清丽脱俗又自带温暖人心的圣光的气质,感觉知道她的称谓的由来了。

超高校级的魔女,贞德·Alter·达尔克。和贞德是姐妹,但是属性完全相反。一直说着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之类的话,但直觉觉得其实意外的好相处?

超高校级的神父,天草四郎时贞。光看相貌有一种微妙的既视感。明明是个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的神父,我却总觉得和这个人牵扯太深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啊。

超高校级的叛逆者,莫德雷德。是个个子娇小性格却意外火爆的女孩,话说都是叛逆期的孩子,和立夏肯定很合得来吧。

超高校级的收藏家,吉尔伽美什。如果说莫德雷德只是娇小,这位无论怎么看都是正太啊!就算知道他和我们一样大还是会不由自主把他当小孩来看,是个有礼貌活泼可爱的好孩子!

超高校级的幸运,迦尔纳。幸运的才能我还是了解的,大概是从学生中随机抽选?总之有种很微妙的感觉,并且在和他交谈时似乎能感到阿周那的视线。

超高校级的屠龙者,齐格弗里德。这实在是……意味不明的称谓啊……齐格飞个子很高,乍一看有点可怕,不过简单交流就知道他只是不善言辞,其实还是很温柔可靠的。

“唔噗噗噗~~~好像都到齐了啊,那差不多该开始了!”

和所有人交流完毕后,突然有奇怪的笑声从体育馆前方的讲台里传来。听到这动静,大家都转向讲台,目不转睛地盯着……站在讲台上的熊????

不,不仅仅是熊,还是仿佛刻意模仿某国国宝做出的劣质的黑白色的玩具熊,左右设计简直逼死强迫症,使它看上去更像是次品玩偶了。

“唔噗噗噗!欢迎你们来到迦勒底学园!我是你们的校长,黑白熊!”

……

……不是,我说,这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普通的玩具熊吧!虽然会说话还会动这点不是很普通就是了。

“玩,玩具?”玛修不由得发出惊呼。

“才不是!我是黑白熊,是这所学园的校长!”黑白熊站在讲台上气鼓鼓地喊道。

等等,为什么我要说是“气鼓鼓地”,明明只是个莫名其妙玩具……

不过,看着玩具熊接近真人的情绪,我感到一丝恐怖蔓延到我的脊背。是说面对长相这么抽象的物体恐怖谷理论居然还适用吗!

一阵闹腾后,我们勉强接受眼前奇怪造型的玩具校长,静静听它接下来的发言。

“诶~所以说,欢迎各位怀揣才能和希望的学生来到迦勒底学园!这里是希望的摇篮,所以为了保护优秀的大家,请各位在校园里度过愉快的学习生活吧!期限是,”说到这里,黑白熊停顿了一下,“永远哦!”

诶?!

它刚刚说了什么?

“哈?!这算什么!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啊!”最先出声的是莫德雷德,她紧紧皱起眉头,怒瞪着黑白熊,“在这里住一辈子?你在开什么玩笑啊!”

“诶~这可不是开玩笑哦~”黑白熊用欠揍的声音回答道,“当然,学园里会提供充足的用品,还请大家好好遵守校规,和睦共处哦!”

“嘛,虽然只要违反校规就可以出去来着~”

“那么,所谓的‘违反校规’是指什么?”Emiya开口问道。

突然,我有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我试图捂住耳朵,但还是听到了黑白熊用开朗到异常说出了答案。

“唔噗噗噗~那当然就是,‘杀人’了!”

骗人……的吧!

答案实在是出乎预料,我不禁愣在原地。

“你说什么!”南丁格尔似乎很生气,“你这是在撺掇我们互相残杀吗!在你眼中,人的性命是可以拿来娱乐的存在吗?!”

“那么~只要一直生活在学园里不就好了~”完全没有在意南丁格尔的质问,黑白熊轻浮地说。

“玩笑也有个限度啊!”莫德雷德吼道。

黑白熊伸出手挠挠头,像在说“真是麻烦”一样:“这也不愿意那也不愿意,你们真是难伺候啊~”

陆陆续续,大家都表示出了不满,听着他们的声音,我感觉意识一片混沌,完全没有缓过神来。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就算是玩笑也太恶趣味了!被囚禁还是为了自由杀人?这是怎样的选择题啊!

“……吵够了没有。”

一直沉默的立夏突然发声,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完了,她生气了!我不禁在内心哀嚎,同时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生怕她做出什么过激的……

……行为。

不过好像已经晚了。

看着被立夏暴力掐住的黑白熊,我如是想到。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唧唧歪歪不停讲着奇怪的话,明明只是只丑的不得了的玩具在嚣张什么啊你!更何况这种不管怎么看都不合理脑子有病的提案,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想要让我们听从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立夏越说越生气,手劲大地似乎要直接将玩具掐坏,黑白熊仿佛被震慑住了一样,一言不发,只有滴滴的噪音不时传来……

等等!这个声音!

“立夏!小心!快把它扔掉!”我大喊着,同时向立夏跑去,在她愣住的时候抢过黑白熊扔向远处。

“前辈?!”同样意识到不妙的玛修匆匆向我们跑来,我揽住她们俩转身后撤,滴滴的声音使我毛骨悚然。

“轰!”如我所料,黑白熊的躯体烟花一样炸开,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但那是和夏日祭看烟火时完全不同的心情。

“所以都说了啊~要和睦共处哦~”突然,黑白熊的声音从讲台方向传来,我吃惊地回头,发现一只一模一样的黑白熊正站在讲台上,很是得意地看着我们。

我不寒而栗。

立夏靠在我身上微微发抖,但我已经害怕到没有安慰她的余裕了。

我突然意识到,我将迎来的不是充满希望的完美的学园生活,而是一场鲜血与绝望的盛宴。

就这样,我们互相厮杀的学园生活正式开始了。







只有脑洞没有后续我也很绝望啊(咸鱼瘫)

这次赝作又没有掉礼装,学者不能满破了(为什么我要说又)😭😭😭

赝作根本刷!不!完!
让我咸鱼!咸!!鱼!!

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复仇者银镀金

秀一下cp20的成果
周迦万岁!太太们万岁!看着这么满满一桌我好开心啊!
在摊位上说“这个这个这个这个都给我来一份”的时候觉得自己帅呆了(付款的时候内心在默默哭泣)
在车上迫不及待的翻开几本
只能说太太们好棒啊(哭唧唧)
其实漫画本一开始我还智障的从右往左翻,被自己蠢哭(:3_ヽ)_
还有一本小料说下次会上正文!我会好好期待下一次的cp的!

回来翻了一下cpp,发现好像还是有一本没有入?
……但是我没钱了,我这次已经把黑狗的嫁妆本用掉了(:3_ヽ)_

只是一个cp20的吐槽

报告组织我完成了任务!
我差不多把cp的周迦本和相关周边都刷过了!(X)
这次出钱主要就是砸给这两兄弟了(:3_ヽ)_
袋子好看
不过怨念的是,为什么我看中的本子窗了两本
太太们啊不要给我希望又把我打入绝望啊😂😂😂
还有那个十道问答题在第四道就坠了……
我还不是一个够格的厨啊(:3_ヽ)_
在一群coser小姐姐间瑟瑟发抖
努力把自己缩成背景板
所以为什么明明才是中午就觉得cp已经逛完了呢(托腮)
废狗的官摊到底在哪里啊😂

找不到官摊的我可能是个瞎子(:3_ヽ)_

为了让自己冷静……
赝作活动只要抽出两张活动礼装就住爪!
记住,你的石头是要给黑狗的!

推完五章后的一点感想

南丁姐姐我喜欢你啊!!!就算高桥都阻挡不了我对你的喜爱啊!!!讲真这个大姐姐是我喜欢的类型啊!!!人格魅力的力量战胜了画风(不过还是先把高桥飞一下)
这章戴着cp滤镜看表示周迦吃的很满足(:3_ヽ)_小太阳居然说爱迪狮和难敌有点像……又想到在fa里觉得飞哥和娜娜像的梗了2333
所以难敌实装吗?实装的话我推荐p站上某画师的berserker设定(住嘴)
爱迪狮和特斯拉的相处模式好可爱!小学生吗你们!!好想抽出他们俩啊(低头数石头)
海伦娜挺可爱的,只是衣服…………我很好奇是怎么穿着不掉的…………并且是不是太低了……裙摆是不是太短了……
罗摩和悉多也很棒!只是被十九茶毒后不能直视罗摩了(捂脸)总觉得是百合(捂脸)
顺便说一下,宝具炸掉二十八根魔神柱,娜娜你真是弓兵中的豪(gua)杰(bi)
绿茶的无貌之王要不要这么好用!比得上assassin的气息遮断了啊!所以今年夏活出杀阶泳装绿茶吼不吼(X)
对于梅芙……其实不是很讨厌她?某种程度上有点戳我萌点(:3_ヽ)_
最后,黑狗啊!黑狗啊!狗啊!你来我的旮旯底吼不吼啊!!!